产品目录

全球提高铁矿出口税 二季度协议价或再创新高

过去三个月里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已经累计上涨了18%,该价格未来三个月内可能会涨至219美元/吨。鉴于三大供应商均将该指数作为调整铁矿石价格的根据,2011年一季度铁矿石合约价格可能会再次上涨。

近日,据外媒报道,印度铁道部提高了铁矿石运输费用,规定在现行运费基础上,运输每吨矿石还需再付500卢比。这已不是印度第一次调整矿石出口费用。对于国内钢企而言,这无疑像是在难以“自愈”的伤口上撒盐。专家认为,目前钢铁企业的盈利还很难,但经过铁矿石价格定价机制改变的一年磨合期,国内钢企已逐步适应,或将迎来盈利爬坡阶段。

不到30天,频频传来的利空消息砸向了日子本不好过的国内钢企。

1月26日,据外媒报道,印度铁道部提高了铁矿石运输费用,规定在现行运费基础上,运输每吨矿石还需再付500卢比。

存在限制铁矿石出口意向的并不仅仅是印度。近期,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已提议对铁矿石征收暂定为30%出口税;伊朗政府也于1月19日对所有等级铁矿石征收50%的出口税。诸多利空消息交织,“铁矿石协议价很可能承压上涨。”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指出。据路透社报道,铁矿石协议价第二季料将创每吨165美元的新高。

今年伊始频频传来的利空消息,对于国内钢企而言,像是在难以“自愈”的伤口上撒盐。“不过虽然国内钢企正处于阶段性谷底,销售利润率远不及全国企业的平均盈利水平,但国内钢企经过一年多的适应与调整,未来有望进入盈利爬坡阶段。”徐向春表示。

利空消息频传

1月26日印度铁道部提高了铁矿石运输费用的消息在坊间不胫而走。“要是在以前(铁矿石长协价时期),市场肯定会有所反应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说。然而两天过去了,印矿价格并未出现异常。1月28日品位为63.5%的印度矿粉为191美元/吨(外盘CFR价);品位为59%的印度矿粉为155美元/吨(外盘CFR价),与前一天报价基本持平。分析人士认为,国内市场对印度限制铁矿石出口的举措已不再敏感,毕竟这已不是印度第一次调整矿石出口费用。

2007年3月1日,印度对铁矿石出口执行所有品味的粉矿、块矿和精矿每千吨300卢比(折合人民币约52.5元)的出口税,两个月后(5月3日)印度铁矿石出口征税方案出台,政策间隔两个月。而今年1月,印度先对铁矿石出口统一加征20%的出口关税,随后又提高了铁矿石运输的距离费用,政策间隔仅9天。

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资深分析师赫荣亮认为,印度频频出台限制措施的原因是“想要发展本国钢铁制造业、扭转资源出口局面”。赫荣亮认为,随着印度工业化、城市化进程的加速,印度将增加对铁矿石的需求,从而抬升了印度本国铁矿石需求。且“中国在以铁矿石为代表的资源类商品方面无话语权的现实,也为印度提供了前车之鉴。”徐向春表示。

在另一层面,印度出台矿石出口限制政策的内容和时间,“也是印度国内不同利益相关方博弈的结果。”徐向春说。近几年印度矿山和钢企对铁矿石的争论不休,若矿山相关利益方占上风,印矿限制出口政策的颁布会减慢;反之印矿限制出口政策颁布脚步则加快。

印度雄心勃勃

赫荣亮与徐向春一致认为,短期看,印度限制矿石出口政策客观上起到了一定作用。目前,印度全国年钢铁产量在五六千万吨水平,铁矿石出口量在2.2亿吨,通过抬高本国铁矿石的出口成本,将在两三年内对国内铁矿石供给形成支撑。“长期看,印度工业化进程将继续加大铁矿石的需求,这点是不能转变的,”赫荣亮说:“未来印度还将从澳洲进口优质铁矿石。”

就本国市场而言,首先进口印矿现货的成本将硬性攀升,同时由于印矿主要供应现货矿市场,印度矿供应量下降,势必减少我国国内印度矿源。而这仅为表面影响,张琳坦言,更深的影响在于目前正处铁矿石谈判敏感时期,“印度频频出台的矿石出口限制政策,有可能影响到铁矿石协议价。”

印度一直是中国现货矿的主力军,以必和必拓为首的三大矿山协议价势必盯着现货价。赫荣亮认为:“即便必和必拓将协议周期缩短到一个月,与印度矿周期相当,但在印度矿贩卖渠道上,全球特别是我国,贸易商份额占据六成,这将导致这个环节的任何消息都会被充分释放甚至是放大。以后现货矿的市场将波动频繁,这将对协议矿形成影响。”加之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已提议对铁矿石征收暂定为30%出口税、伊朗政府也于1月19日开始对所有等级铁矿石征收50%出口税等不利因素,业内预期今年我国钢铁年表观钢铁需求将增至6.42亿吨,协议价也有了进一步涨价的筹码。

据路透社报道,铁矿石协议价第二季料将创每吨165美元新高,其中现货价受供应紧俏和中国需求畅旺成为支撑。

钢企:这个冬天日子好过不?

面对上游原材料的诸多不确定因素,国内钢企前面的路难道更加荆棘?赫荣亮坦言,“今年钢铁企业的盈利情况与2010年差不多,或略好于2010年。2011年,钢铁企业的经营情况将更平稳一些。”赫荣亮的说法与徐向春的观点基本一致。

赫荣亮解释说,作为新的五年计划的第一年,国内钢企外部环境相对较为宽松。一方面,全国投资将继续增加,整体外部环境将拉动钢铁消费续增;另一方面,钢铁行业是高耗能行业,环保达标成为2010年我国钢铁企业发展的硬伤。2011年,各地政府节能减排压力减弱,很难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,国内钢企生产受到的影响较少。更重要的是,“经过铁矿石价格定价机制改变的一年磨合期,国内钢企已逐步适应,处于盈利爬坡阶段。”徐向春称。

“当然,钢铁企业的盈利还是很难的。主要是原料风险。原料的风险,不仅仅来源于铁矿石、焦炭价格的高企,还源于原料价格的波动加剧,这将导致企业决策风险。”赫荣亮说。

返回上一页